一双透明又

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没有留下……

“你从天而降的你
落在我的桅杆上
如玉的模样清水般的目光
一丝浅笑让我心发烫
你头也不回的你
展开你一双翅膀
寻觅着方向
方向在前方
一声轻笑将我一生变凉
你在那船员中央
感受那胜利荣光
看不见你的眼睛
是否会藏着泪光
我没有那种力量
想忘也终不能忘
只等到漆黑夜晚
梦一回那曾经心爱的小鸟”
——大西洋第一麻雀痴汉·萨拉查,如是唱道

PS:有没有剪刀手太太用《你》剪个萨杰,老带感了

(麻雀参考百度搜图)

评论

热度(137)